白落一战,两位司命联袂出击,还有玉华城司命城外压阵,另有十位实力不俗的执事布下浩荡的神虹诛魔阵,但最后还是安玉瑾在这片属于她的领土上取得了胜利。

  这一战胜得足以震惊兰茵国,甚至是整个灵元大陆。同样这一战胜得也是无比艰难,损失惨重。

  四名城主府亲卫,金狮白象赤蝎黑彪,最后只有黑彪一人活了下来,且命悬一线,之后安玉瑾不惜再拿出一枚所剩不多的雪莲还生丹,才保住了黑彪最后一口气。

  唐麒被神虹诛魔阵伤及本源,境界受损,跌落至天变上境,不知何时才能恢复。

  安玉瑾惊才绝艳,灵念双修,仅凭玄极下境的实力,接连迎战两名玄极中境的神庭司命,这是令人惊掉下巴的辉煌战果,而安玉瑾也是面容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即便服用了丹药,也是半晌才从地上站起。

  安玉瑾对守军和百姓表达了谢意,然后请他们回去了。

  她带着姜陵朴镇北,还有宋一凡,又救下黑彪,一同返回了城主府。

  城主府大门还是敞开着,唐麒面容疲惫,衣衫褴褛地蹲坐在府门口,像是一个乞丐一样。

  他看见安玉瑾平安归来,脸上浮起一丝笑容,喃喃道:“今年的夺珠大会,实在是太热闹了。”

  安玉瑾上去检查了一下唐麒的情况,见他修为下降的如此严重,顿时眸生震惊与焦急。

  唐麒摆了摆手,道:“进去说。”

  一行人迈步走进了城主府,片刻的功夫,魏钟和许子远也到了,但管家先将二人带到了偏殿。

  而后管家安排伤势太重的黑彪去药房医治,又沏了一壶名贵的药茶,给众人恢复元气。

  安玉瑾坐在主位上,开口道:“今日一战,虽是侥幸击退了神庭的追缴,但神庭自然是绝不会善罢甘休,我们立马就要转移到其他地方。事不宜迟,我要早作安排,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了。”

  她转头望向宋一凡,开口道:“宋少侠,你可愿与我们一同抵抗神庭?”

  宋一凡没有考虑,直接摇了摇头道:“我今日来此,就是想见见安城主是怎样的人,没想到遭遇这等事情。虽说我敬佩您的实力与为人,也不耻于神庭的一些霸道行径,但我现在还不想成为一名叛神者。”

  安玉瑾自然也理解宋一凡的想法,神庭屹立千年,想要打定决心与这庞然大物做斗争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但她还是说道:“可恕我直言,你今天出手打断了鱼嫦的攻击,还为我说了好话,很有可能会被神庭视为同党,遭神庭通缉,你若是回到宗门,还有牵连门人的风险。”

  宋一凡知道安玉瑾只是实话实话,并非危言耸听,但他还是认真答道:“我出手是为了保护平民,我说的话也不过是事实而已,若因此就要遭到神庭诛杀,大不了我退出师门,撇出性命以死明志,也叫更多的人见识到神庭的霸道与丑恶。”

  安玉瑾闻言点了点头,也不再多劝,而后道:“你有什么需求可以和我说,我会尽量满足你。”

  宋一凡苦笑一声,面露惭愧地说道:“我今日仅得了一颗龙珠,自然算不得胜者。再者我今日被鱼嫦操控,杀了您的护卫金狮,又重伤了黑彪,只求责罚,哪敢寻求奖赏。”

  “你被司命控制,并非你的本意,这笔账我会记在鱼嫦头上。”安玉瑾平静应了一声,而后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多留你了,你自己路上小心。”

  “就此告辞,还望你...保

  重。”宋一凡起身一拜,转身走出了城主府。

  安玉瑾看着宋一凡走出了屋子,一旁的唐麒轻叹口气,道:“东海伏龙剑宗沉寂了几十年了,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个注定可以迈入玄极的好苗子,希望别让神庭就这么给掐了。”

  安玉瑾微微点头,也没有多说,而是转头看向朴镇北和姜陵,她开口道:“我听说有一些天行者和神庭针锋相对,想来你们二人都是如此。今日多亏你们二人出手相助,不然我绝活不下来。无论你们身上有多少颗龙珠,我都会给予你们一些帮助。”

  在安玉瑾与两位司命连番交战的时候,朴镇北的雷霆长矛,多次打断了周柯寒的攻击,让安玉瑾可以抢占上风。而若没有姜陵唤出周瑜奏响雨落青山,恐怕安玉瑾自己根本都破不开鱼嫦的月境。

  从结果上来看,这两位天行者真的做到了以天变中境的实力,影响到了玄极境界战斗的胜负,这同样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。

  朴镇北拿出了两颗龙珠,递给了安玉瑾。

  安玉瑾看着他说道:“可以看出危难之中你的境界又有所提高,几乎已经达到了天变中境的顶点,是不是已经摸到上境的门槛了?”

  “是。”朴镇北也明显感觉到,自己在抵抗周柯寒那强大的威压和凌厉的招式后,无论是从招式上来讲,还是从修为境界上来讲,自己都有了一定的突破。本来就在中境停留了有一段时间的他,此时距离天变上境,也便是再往前一步的距离。

  安玉瑾问道:“虽说以你的天资,突破天变上境不过是时间问题,但你们天行者貌似很在乎时间吧?我可以给你一枚丹药,助你尽快破境。”

  朴镇北也没有犹豫的点头应下,这本来就是他眼下当务之急的事情。

  安玉瑾一抬手,管家便递上了一个小瓷瓶,安玉瑾转交到了朴镇北手中,说道:“蛟髓造化丹那等宝药实在是可遇不可求,我也无法赠送与你,但这枚丹药亦是足够你三日之内突破至天变上境了。”

  朴镇北接过看了一眼,而后抱拳称谢,又退回了原位。

  姜陵放下茶杯,也迈步走了过去,而后...掏出了八枚龙珠。

  安玉瑾都眼睛瞪大,难以置信,那边朴镇北更是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。

  今日如此混乱的局面,这小子竟然抢到了八枚龙珠?这说他精明好,还是说他搞不清楚重点?

  这八枚龙珠,有四枚是姜陵先前辛苦夺来的,还有三枚是从秦苍身上抢到,一枚从丁海滨身上搜到。

  一来虽然夺珠大会的进程已经因为神庭的插手而被大乱,但主线任务还是没有变。二来即便姜陵明白即便主线任务不更新,最后的胜负条件也会因为局势的转变而变化,可哪怕龙珠不能换取实现愿望的机会,这也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啊,自然不拿白不拿。

  可朴镇北带头先交出了龙珠,姜陵自然也把自己的龙珠都掏了出去,心中也抱着一分“我拿到这么多龙珠,你是不是多给点好处”的想法。

  安玉瑾哭笑不得,道:“居然拿到了这么多龙珠,的确有本事,说吧,你要什么,只要我做得到,一定满足你。”

  姜陵闻言犹豫了起来。

  安玉瑾提醒道:“虽然你不如他那样踩在天变上境的门槛上,但明显也差的不算远,我可以给你一枚丹药,甚至还可以送你一本我九年前突破天变上境时留下的笔记,让你也能在短时间内迈过这道门槛。”

  姜陵没有言语,似乎还是拿不定主意。

  安玉瑾又说道:“你

  突破天变上境也只是时间问题,如果你不急于这一时,也可以要些别的。听说你修习的是那最容易走火入魔的通灵之法?我与我师父唐麒这些年搜罗了不少功法秘籍,手中倒也有关于通灵之法的一些资料,也可以送与你。”

  姜陵心想通灵之法创立者罗安寒的笔记就在我怀里,我要你那从一堆失败者身上整理来的资料干嘛?

  姜陵也知道安玉瑾接来下还有急事要安排,不再拖沓,打定主意说道:“我想学灵念双修。”

  “哦?”这个回答倒有些出乎意料,安玉瑾说道:“虽说你我都是灵念双修,但我修炼的是灵念结合,二者齐头并进,相辅相成。而你是灵力为主,念力为辅,实际上道路并不相同。”

  “虽不相同,总是相通的。”姜陵笑了笑说道:“灵丹妙药虽然罕见,以后倒也并非没有机会得到,但灵念修行到您这般境界的人,可是不容易再见到了。”

  安玉瑾也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这有从灵念双修的前辈那总结来的笔记,就赠与你了。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,灵念双修虽说可以发挥出不俗的功效,甚至让我有越境作战的本事,可是二者兼修远比钻研一途难得多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对此姜陵自然心中有数,但灵念双修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他可是看在眼中,为此多付出一些辛苦,冒一些风险,绝对是值得的。

  安玉瑾递给了姜陵一本自己这么多年总结下来的笔记,而后说道:“看你收集了这么多龙珠,我再赠你一物。”

  说着,安玉瑾又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姜陵,她说道:“这是马青心心念念的红莲凤心丹,可以增进念力,你念力水平逊于灵力水平,若想灵念双修,还是需要加强一下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姜陵自然欣喜接下,抱拳称谢。

  “好了,据说天行者在完成任务后不久就要离开,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尽快处理,我也不留你二人了。”安玉瑾开口道。

  姜陵知道安玉瑾有些事情不方便对二位玩家透露,但他还是又问道:“安城主,今日与神庭撕破脸皮,是不是预示着,灵元大陆的叛神者,也即将要与神庭正式开战了呢?”

  安玉瑾闻言犹豫了片刻,而后肃然说道:“没错。”

  姜陵不再多问,转身离开,朴镇北也随之走出了屋子。

  唐麒又眯着眼睛说道:“一个灵念双修,一个魔武双修,而且都有这般实力,且成长速度如此惊人。这些天行者,恐怕最后真的会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  对此安玉瑾自然也表示赞同,她说道:“但我们不能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,我们的事情还要自己来做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唐麒叹了口气说道:“今日你赢了,且没有让神庭抓住陛下的把柄,让他们一时还无法下手,我们算是抢占了先机。但既然撕破了脸皮,全面开战也是早晚的事情。”

  “现在我们该怎么做?”魏钟从偏门走进来,开口问道。

  “虽说眼看着要开打了,但此时还不是孤注一掷的时候,我们要先隐遁起来,找到更多的帮手。”唐麒如此开口说道:“除了要召集各国遣神众,百灵谷、醉花楼这些对神庭已经萌生反意的宗门,也要拉拢过来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安玉瑾手掌搭在扶手上,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,她眸子含光道:“神庭想要用我引出兰茵国的全部力量,然后一举歼灭,我们便不能让他们如愿。我们要凝聚更多的力量,一旦出手,便要掀起狂风暴雨,让他神庭无法招架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6627/433/